• 广慈,我该问你什么好呢?

    2010-03-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xixiang143-logs/61138613.html

    我本不喜欢广慈的作品。但看了他的自白书,看了他生动直白的产品说明,我突然就对他和他的作品产生了真实的兴趣和热情。他扒了自己的皮,反倒让人浮想联翩。

    在漫长的公交车路途中,我把他那篇《那些谜底》读了一遍又一遍,“真是太可爱了!”我被他的幽默感染得在心里笑个不停。然后,我就在阳光里闭上眼睛,回想那些存在电脑里的他的作品图片,那些肥胖的小人儿变得可爱并且真的能让我接受了。手里的另外那些“专家”们的评论文章黯然失色,无聊至极,以至于那些冗长深沉的文字在我的大脑里破碎而不成篇。所谓的“三位一体”、“东方特色”、“政治波普”成为了空洞的学术词汇,像广慈作品里的小人儿一样,幻化出搞笑、无奈、娱乐、嘲讽的神情来。

    我在心里笑着笑着,就在安静的阳光和颠簸嘈杂的车厢里昏睡了过去。并且,一觉就睡过了站。当我恼怒地从座位 上站起,眼睁睁地看着司机不顾我的呼喊一脚油门将公交车驶离了亲爱的大山子路口南车站奔向草场地时,广慈的小人突然就在我的脑海里大笑起来。面部麻木的公 交司机和乘务员大姐幻化成了他雕塑中的人物,车上昏昏欲睡的群众顿时也变得可爱起来。

    这就是我们的现实生活,我们的人生。

    明晃晃的北京阳 光下,我惊愕于自己竟然背下了广慈的那段话——“一个臃肿的时代终将过去,在未来或许会有人通过老王更加深刻地了解我们这个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生动的敢于 生存的我们。”

    再过一个小时零十六分钟,广慈就会坐在我的对面,我在想,到底该问他一些什么好呢?他已经说得如此彻底,总不能再让他遭受一次“总 好像坦白得不够似的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吧?不然,那将是多么悲哀的一个对不起好天气的下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黑洞 2012-03-26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