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婆

    2009-03-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xixiang143-logs/36387279.html

    那时候我还在家里。每一次她生病的时候我都可以在她的身边。她输液的时候,我趴在病房的被子上做物理题。中午把他做好的鸡汤米线送去病房。她犯病的时候总是一声不吭。她会安静地等到凌晨,悄悄地下楼去急诊科挂号。从来不愿意麻烦其他的人。她很坚强。我从来没有用这个词形容过她。因为她那么的柔软温暖。

    我很多年都没有害怕过。这种不害怕来源于当我想起那个房间时可以踏实的感觉到那房间不是空的,他们在那里。他们每天在那个房间里醒来,开始在厨房里热牛奶,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坐在桌边吃早饭,然后他去买菜或者去邮局寄信,她在家里看看杂志报纸。即使我不在那个城市里,我也可以听到那个房间里的各种声响——电视机里的新闻或者连续剧,冰箱的嗡嗡声,饮水机里的水咕咚咕咚地流出,厨房里锅碗碰撞,碗橱打开再关上,不太好用的抽油烟机,抽水马桶哗啦,用了很多年的木地板会吱嘎吱嘎。

    我熟悉那个房间里的一切,包括灰尘。

    但是我无法接受,无法忍受他们不在这个房间里。

    我知道她会好起来。但这一刻,我很难过。回不去。一无是处。

    分享到:
    Tag:

    评论

  • 是,总有一条路,是可以回去的。不要害怕,孤单也不害怕。
    回复snow说:
    :)
    2009-03-12 19:58:28
  • 回不去,依然是处。
    回复jiang-design说:
    国政,是不是离家远了,就会慢慢找到另一种回去的方式?
    2009-03-11 11:5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