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儿女花

    2010-08-07

    看虹影的《好儿女花》,心里像被打了一闷棍似的。
    我好久都喘不上气来,眼泪噼里啪啦乱掉。人该怎么活着?最多只是一路顺应着向下走去吧。心里的大树可以被连根撕扯着拔去。心会坏掉,像生了斑斑驳驳的霉点。可是还是要一路坚韧地向下走去吧。
    怎么走,不过是想能在世上有个像亲人一般的人,可以揣在心里,不至于孤独终老。
    人生只似风前絮,都做连江点点萍。
    欢也零星,悲也零星。但还好一路总有念想。爱过的人,最终伤你到体无完肤,心如碎屑,也终究是恩情。
    虹影一路走过四十四个年头,要找的不过是世上如亲情般的情谊。
    情的交付是世上最大的信任。交付的瞬间腾升出宗教般的圣洁。只可惜它们大都被损毁。我自知冷暖,只愿惦记着连江浮萍星星点点的好,不许自己怨念。
    想 起自离开家乡,曾经坚持每到一处陌生之地,便给朋友C写一封手写的信。那些信里我一直在说自己所见所闻,他从来不回(我也没有固定的邮址可让他回),只有 一日他来电话,对我说,“丫头,心里不要有恨。那些伤让你一路长大。”我掉着眼泪在这边笑着说,“不会。我很好。再阴沉的天空下,植物也会朝向乌云背后的 阳光生长。”
    那是后来,我行路至喀什,在破旧的小旅馆里蜷做一团,闻着自己身上土耳其樱桃味香皂的气息痛哭流涕。C一路下沉,最终消失,我们丢失 彼此,最后一封信里我写给像亲人一样的他,“你怎可离我而去,将你我如一尾活鱼生生斩断。”信没有地址无法投递,夹在一本书中,三年后才被再次发现。
    北京四年。我的五官相貌举止心胸都被拉扯开来,慢慢变得广阔。伤,有的。终有一天我会言说。谁能没有个伤呢?我只庆幸自己可遇贵人,仿佛有前世的浓烈情谊延至今生。这就够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