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览

    2007-08-19

    方国都邑。

    用尽以整个午后的明媚,
    手绘一张旧时地图。
    我们,
    离开我们的祖先,
    已有多远。

    分崩离析。
    苟延残喘。

    明与灭,
    兴与亡。
    朝与代更替。
    攻城野战。
    休养生息。

    现只剩
    青铜凤纹秀腿菱花镜,暗将光折,
    模糊间,映,
    兽面人身破损石刻。

    损毁消亡,
    再修补。
    层叠包裹间隐匿
    自欺欺人的伤口。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