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树影

    早上醒来莫名其妙的想起外婆。

    很久以前,我们常常会坐在通道大阳台上剥豆子晒太阳出神种花乘凉。

    那时的我喜欢穿一条浅蓝色滚边带披肩的棉布裙子,长得还没有家里的饭桌高,踮起脚尖才看得见盘碗里的内容。夏天的时候家里总是喜欢吃凉拌莴笋和红烧豆腐,外公做的豆腐滋味十足,这手艺我怕是永远学不到手。端着小碗坐在小方桌上吃饭,外婆总要跟我说,豆腐慢慢吃,侬要晓得“热豆腐烫死养媳妇”。

    “热豆腐为什么会烫死养媳妇呢?”

    “养媳妇在家里没地位,实在可怜,想吃块豆腐都吃不上,做好了想偷偷吃上一口,结果给豆腐烫得嘞……”

    于是我一边吃着豆腐,一边会想上很久。想着想着就难过起来。偷吃上一块豆腐,居然命都没了。(那时候我以为养媳妇是真的被一块豆腐烫得死去了。)现在再想起,觉得那养媳妇即使烫得昏死过去,也一定连眼泪都忍着没流一滴。人能够承受的痛苦,似乎是没有极限的。

    早上醒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想起外婆来。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