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饼

    2010-07-29

    早上醒来,竟然觉得有一点凉,不禁让我怀疑连续的高温已导致身体感温系统失控。
    不过那也好。
    在公交车上的车视TV里看到了今年的第一个月饼广告,屏幕上是周华健时间停滞了的面孔,他和那个月饼仿佛年年都是同一个模样,包装修饰后形成的新鲜、保鲜感在车窗上映出一段无法消化打发的陈旧时光。
    靠着车窗,我没太费劲就想起了去年秋天的月饼,杭州灵隐寺的酥皮素月。而那段寄人篱下的时光也没太费劲就翻涌而至。别想。停下。回忆容易将陈旧遗迹还原放大为幻觉中的新鲜的呕吐物。
    秋天似乎还远得触摸不到。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我固执地在百年不遇的高温天里坚持真实地经历四季。
    要伤春悲秋,要冷得咬牙切齿,要热得汗流浃背。

    翠微山,法海寺。
    打着手电筒看圆形光线里的一小块壁画。
    营养富足的植物叶片在风中摩挲,沙沙沙。肥硕的蝉提前从树枝上跌落下来。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