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火星了

    2010-05-08

    平静了。

    双脚着地在自己的状态中。
    我开始明白自己紧张恐慌的其实是恐惧被他人的进入强行改造。
    我终究只是我自己,需要的是被认得,而不是被幻想做他人的模样。
    我从拥抱中分别出了差异,分别出了自己状态的不同。
    并因此突然踏实而不纠结,并且不幻想。
    安全感的涌现并不源于得到了什么。
    我知道自己被保护。
    并会在某一天,被安全地交付在一个合适的人手中。
    我找到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相信的东西。
    它在,火光明亮安静地燃烧。
    它不会让我不适。
    不会让我激烈渴求,以至于挣扎得羽毛乱飞。
    它会看着我去经历幸福与伤害,并在合适的时候,接住我的坠落。

    Tag: